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微信号:James2595430997

 
 
 

日志

 
 

杜牧诗中的“杏花村”遗址在丰县——由古代文献确定杏花村出处  

2011-11-05 14:30:28|  分类: 精典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牧诗中的“杏花村”遗址在丰县——由古代文献确定杏花村出处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晚唐著名诗人杜牧的七绝《清明》,脍炙人口,历来受人称道。但是,杜牧诗中杏花村究竟在哪里数百年来,众说纷坛;近数年来,争论尤烈。
  一说在山西省汾阳县,近年来报刊杂志上首先提出此说,理由是相传自南北朝以来,汾阳即以产酒著名,汾酒享有“甘泉佳酿”之誉;天下杏花村之多难以胜数,而有这般名酒的杏花村确实独在汾阳。但缪钺编著的《杜牧年谱》(载浙江大学文学院集刊第一、二两集)中,关于杜牧的平生事迹、每年行动,历历可考,却没有他到过并州(唐代并州相当今山西阳曲以南、文水以北的汾水中游地区。开元中改为太原府)和边塞的记载。所以,杜牧“借问”酒家,牧童“遥指”的杏花村,就不可能在山西省的汾阳县了。
  二说在安徽贵池县城西。理由是杜牧在会昌四年(844 年)九月由黄州刺史迁池州刺史(唐池州治所秋浦县,今安徽贵池),会昌六年九月又迁睦州刺史,在池州整整两年;并且贵池县城西有杏花村,素产名酒。所以清人郎遂写了《贵池县杏花村志》,将杜诗《杏花村》收入;后来《江南通志》亦将该诗收入,并言杜牧诗中的杏花村在贵池。这个理由较山西汾阳县说法充分。但细细体味杜牧《杏花村》诗,疑窦也便接连而来:一是假如杜牧是在赴池州做官的路上,即会昌四年九月作此诗,离清明时节尚远,何以会提及路上的断魂之人呢?二是假如杜牧是在池州为官时所写,从会昌四年九月至第二年的清明时节,近半年之久,这位嗜酒的大诗人,难道不知城西数里的杏花村有好酒卖吗?焉有向牧童“借问”之理呢?三是社牧在贵池为官,要吃杏花村酒,自有当差的服侍,怎会兀自寻觅酒店?因此,贵池说也有问题。
        三说在江苏丰县城东南十五里处。其理由是:(一)根据诗意,该诗为杜牧途中所写,由“路上”、“借问”说明杜牧对周围的情况并不熟悉这一点可知。那么,杜牧在什么时候路过丰县的呢?查杜牧年谱,杜牧一生自外郡迁官赴京共四次;有三次过丰县境:大和九年由扬州节度掌书记迁监察御史,大中二年八月由睦州刺史迁司勋员外郎,大中五年秋由湖州刺史迁考功郎中,皆取道运河,经扬州、宋州(河南商丘)、汴州(河南开封)入京。
  大中二年杜牧曾作宋州宁陵县记。丰县杏花村即在运河至宋州的道上。远古,丰县曾属宋;并且丰县是刘邦的故乡,所以杜牧过丰县境,写一首《杏花村》的诗,是合乎情理的。(二)宋人苏轼写了一首关于丰县朱陈村嫁娶图的诗,诗中写道:“我是朱陈旧使君,劝农曾入杏花村。而今风物那堪画,县吏催钱夜打门。”言宋时丰县杏花村胜景破坏,猜拳行令豪饮美酒已被县吏打门代替,其诗暗合杜牧《杏花村》诗。苏轼生活的年代离杜牧仅晚一百余年,他对杜牧杏花村的地址比他以后的人更清楚,因而较可信。(三)《丰县志》最早修于明代,从最早版本的《丰县志》始,版版皆收杜牧《杏花村》一诗入“艺文”;尔后的《徐州府志》亦屡次收入。而安徽贵池郎遂的《杏花村志》是清人的作品,迟于明版《丰县志》,更迟于宋代苏轼的作品。

       然而如今丰县城东南15里一带并无杏花村。只有一村,今名张杏村,至今家家门前院里尚且植杏三五株,可是该村向不产酒,看来,仅凭以上论证,丰县说亦难以让人置信。
  四说是泛指。理由是中国杏花村很多,诗人不可能指专一的杏花村。不少人认为此说“非矣”,杜牧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大诗人,岂能无病呻吟?假如他不亲眼见到一个杏花村,他的诗兴岂能无感而勃发呢?

  看来,杜牧诗中杏花村是确有无疑的,这位才学显赫的杜樊川,写的是哪个杏花村呢?这确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谜,怎样才能解开呢?

       因此,我们只能从历史文献中寻找答案——即对上述杏花村记述颇丰的典籍寻找答案,而种种迹象表明,丰县是记述最为具体的

          丰县历史悠久,远古时就有人类繁衍生息,民谚有云:先有徐州后有轩(黄帝),惟有丰县不纪年(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但是,黄帝没有降临人间的时候,徐州就已经存在了。而同徐州相比,丰县的历史就更为久远了,在没有纪年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春秋时期,丰县贵为宋国国都,孔子祖先也是宋国人,宋国素有“仁让之风”,所以丰县被冠以“古宋遗风”的美誉。丰县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故又俗称“汉高故里 ”,“千古龙飞地,一代帝王乡”,古代丰县非常富饶,农业发达,与沛县毗邻而居,常能泽被华夏,故古语常有‘丰邑收,养九州;丰邑欠收,带养亳州’、“丰沛收,养九州;丰沛不收,代养一州”,有‘丰沛收,养九州;丰沛欠收,代养三州’等说法。因此,人们也就不难明白‘雨水丰沛’成语一词的来历了。

         正是通过以上迹象表明,古代丰县人文鼎盛,农业经济发达,故村落胜景引人入胜,流连忘返。故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朱陈村》写曰:“徐州古丰县,有村曰朱陈。去县百余里,桑麻青氛氲。机梭声札札,牛驴走纭纭。女汲涧中水,男采山上薪。县远官事少,山深人俗淳。有财不行商,有丁不入军。家家守村业,头白不出门。生为村之民,死为村之尘。田中老与幼,相见何欣欣。一村唯两姓,世世为婚姻。亲疏居有族,少长游有群。黄鸡与白酒,欢会不隔旬。生者不远别,嫁娶先近邻。死者不远葬,坟墓多绕村。既安生与死,不苦形与神。所以多寿考,往往见玄孙……

        除杜牧的杏花村诗外,杜牧故人张籍,也作《杏花村》诗一首:“一去潇湘头已白,今朝始见杏园春。从来迁客应无数,重到花前有几人。”可见丰县杏花村的名气之大。至北宋,诗人苏东坡,在任徐州知州后更写下:“我是朱陈旧使君,劝农曾入杏花村”的诗句,对丰县的杏花村作了注明。明《丰县志》载:杏花村按《古今诗话》:徐州古丰县有杏花村,东去二十里。据民国时任教于史店(今华山镇史店村)的尹子卿先生在讲杜牧诗杏花村时讲,杏花村即本村,村中老人讲,明末村中仍有酒帘高悬,酒馆罗布。盛时有99家酒罏 ,村中央一条南北大路,系当年99家酒罏云集之区。1580年任丰县令庄诚曾写道:“断魂昔日寻沽处,异代而今尚有碑。胜地古来犹有迹,行人今去几多时。年年二月过春雨,日日斜阳照酒旗。好问东风乘一便,牧童歌里泛清卮。” 

          那么丰县为什么会衰落呢?除了天灾也不外乎人祸,既因为历代黄河泛滥成灾又因为徐州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无论从三国演义中战争描述还是近代中日徐州会战、国共淮海战役来讲都可以一目了然。战乱纷争和天灾人祸都是促使丰县地理人文变化的主要推手,因此,丰县不能幸免的命运,小小的杏花村自然亦不能避免。

       丰县自古以来属淮河流域泗水水系,自秦代置县以来2200余年的漫长历史进程中,境内的河流、沟洫、湖泽发生过数次变化。特别是自  北宋初建隆四年(963年)“黄水决堤,淹没县城”后,受黄泛影响增加,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后,黄河决溢趋于频繁,受黄水数十次决溢和淤积的作用,改变了境内的地形、地貌和水系。其中影响最为严重者有两次,第一次于南宋绍熙五年黄河大决于阳武(河南省原阳县),其南派经延津、封丘、兰封、东明、曹县等地又入单、砀、丰、萧,于徐州夺泗水,自此黄水流经县境南部达661年之久,其间多次泛滥决口。长期以泡、汴为主要河流东泄入泗的水系格局,变成中部泡水,南部黄水的新格局。第二次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黄河于丰砀边界的蟠龙集决口,大溜冲成大沙河,且北出四支、南出三支,阻断了原先自西向东流向的诸多河流,大沙河以西的全部河流被迫向北寻找新的排水出路,从而形成复新河水系;大沙河以东形成的郑集河、鹿口河、沿河诸水系分别排入微山湖;大沙河、废黄河各自成体系,前者排入昭阳湖,后者经铜山、宿迁、淮阴等地,于滨海县套子口排入黄海。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于河南省兰考县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改道北徙入海,县南部边境的黄河成为故道。流经县西北边境的惠、月河原先排入南阳湖,1967年东鱼河开挖后,其中上游被截入东鱼河。县境内水系仍保持这种格局。

         明嘉靖31年(1552年)黄河决徐州,淤四十里。明万历2年(1574年)8月,黄河于砀山决口,淮河亦在高家堰决口而东泄,徐州、邳县、淮河南北淹没千里,徐州城内进水。万历18年(1590年),大溢徐州,水渍城中愈年,众议迁城改河,季训(潘季训)浚魁山支河(今奎河),以通之,积水乃消。是时,水势横溃,徐淮泗扬间无岁不受患。据史料记载:毁城最甚者为明天启4年(1624年)6月,河决徐州魁山堤,一向东北灌州城,城中水深1丈3尺,一自南门至云龙山西北大安桥入石狗湖(今云龙湖),一由旧支河南流至邓二庄,历租沟东南以达小河,出白洋,仍与黄会。徐民苦淹溺,议集赀迁城。给事中陆文献上徐城不可迁六议。而势不得已,遂迁州治於云龙(即云龙山)。8月又复大雨,河水持续泛滥。幸存的百姓避在云龙山及户部山等高处。水淹州城3年退,直至崇贞元年(1628年)才告平息,古城被泥沙埋没毁掉。

       据悉,现今的华山镇史店村为古时丰县的杏花村,从华山脚下至丰县城,三十余里,桃杏满园,果树连成片,十分煞人,虽古诗描绘有“一路桃杏三十里,穿花拈蝶到城门”之说,但,由于战乱人口迁徙的动荡之祸,今日的史店村早已非杜牧时代的杏花村了,而古杏花村村落在时代的变迁下早已风消日磨,灰飞湮灭了。

        由此推理,看来‘杏花村’丰县说较为可信,只不过,现在人们看到丰县早已非唐宋时期丰县,而是经历过战乱动荡和黄河洪水肆虐之后的丰县了,而今日的史店村只是站在古代杏花村之上依旧随着历史的潮流向前飞渡而已

                                       黄河改道与丰县水系的变迁

黄河改道与丰县水系的变迁

文·丰县水利局

丰县古时土沃地饶,丰水流经,誉为隆盛殷阜之地。周朝时一段时期称酆国,春秋时期宋康王偃建都于县域内。秦朝实行郡县制,建县前称“丰邑”,建县后名“丰县”。因掌故与传说曾出现“秦台”、“凤城”之称,仅是别名,没正式启用为县名。
从黄帝(距今约4700年)至清朝末年(1911年),除个别朝代及战乱时期外,丰县皆隶属徐州。民国27~34年(1938~1945年),县内三个县级政权(共产党、国民党、日伪)并存,隶属关系较乱。1948年11月丰县解放,隶属冀鲁豫第三行政区督察专员公署;1949年9月后,丰县和华山县隶属山东省台枣专署;1950年5月改隶山东省滕县专署;1953年1月丰县划归江苏省徐州专署,同时华山县撤销,其所辖四个区划归丰县。1955年6月铜山县的梁寨区11个乡、1个镇划归丰县。1983年1月江苏省实行市管县体制,丰县隶属于徐州市,至2005年底隶属关系及县域面积没发生变化。
丰县自古以来属淮河流域泗水水系,自秦代置县以来2200余年的漫长历史进程中,境内的河流、沟洫、湖泽发生过数次变化。特别是自北宋初建隆四年(963年)“黄水决堤,淹没县城”后,受黄泛影响增加,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后,黄河决溢趋于频繁,受黄水数十次决溢和淤积的作用,改变了境内的地形、地貌和水系。其中影响最为严重者有两次,第一次于南宋绍熙五年黄河大决于阳武(河南省原阳县),其南派经延津、封丘、兰封、东明、曹县等地又入单、砀、丰、萧,于徐州夺泗水,自此黄水流经县境南部达661年之久,其间多次泛滥决口。长期以泡、汴为主要河流东泄入泗的水系格局,变成中部泡水,南部黄水的新格局。第二次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黄河于丰砀边界的蟠龙集决口,大溜冲成大沙河,且北出四支、南出三支,阻断了原先自西向东流向的诸多河流,大沙河以西的全部河流被迫向北寻找新的排水出路,从而形成复新河水系;大沙河以东形成的郑集河、鹿口河、沿河诸水系分别排入微山湖;大沙河、废黄河各自成体系,前者排入昭阳湖,后者经铜山、宿迁、淮阴等地,于滨海县套子口排入黄海。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于河南省兰考县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改道北徙入海,县南部边境的黄河成为故道。流经县西北边境的惠、月河原先排入南阳湖,1967年东鱼河开挖后,其中上游被截入东鱼河。县境内水系仍保持这种格局。
丰县人民抗御黄河的危害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财力。丰县直接受黄河危害661年(其中黄河在丰县腹地的大沙河行洪4年),其中有天灾,也有人祸。
自秦代置县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漫长岁月里,丰县的治水与水系的演变密切相关,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从秦代置县至北宋初期。其间,县水事活动主要围绕发展农业灌溉和水运展开。
据考古资料证明,从新石器时代起,丰沛地区就是中国农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南宋之前,该地区以泗、汴二水为灌溉水源,农业相当发达。据史载,早在4000多年前,丰沛一带就开始种植水稻,但作为主要农作物则始于曹魏时期。当时利用泗、汴二水灌溉有保障,农作物的产量也随之大幅度的提高,曾出现“一熟可资数岁”的大丰收年景,亦有“丰沛收,养九州”之美誉。
东汉永平十二年(69年),由于“河、汴决坏”,汴水湮塞,漕运陷于停顿,明帝令王景治河,采取河、汴分治办法,沿黄河南岸筑堤限制其南侵,同时在汴水上理渠,修建水门调节水量,使汴水安流入泗。汴泗再次成为江淮流域漕粮西运的主要通道,沛城、丰城、梁寨等城镇或集镇沿河均建有码头。
汉献帝建安元年(196年),陈登为徐州典农校尉,尽凿溉之利,粳稻丰饶,遂成沃土。
三国时期魏正始三年(242年),邓艾屯田并修广漕渠,引黄入汴,以济黄淮间各陂塘灌溉,丰境泡河、丰西泽、丰北大泽受益。
南北朝时北魏延昌二年(513年),李彦为徐州刺史时,采取疏通川渎办法治理农田,淹渍之害大减,农业得以发展。
五代时期后周广顺二年(952年),因汴渠日久湮废,“命武宁节度使武行德发民夫,因汴水故堤疏导之,东至泗上”。后周显德六年(959年)二月,命侍卫都指挥使韩通“发徐、宿、宋、单等州丁夫数万浚汴水”,江、淮、河、汴舟楫复通。当时丰域属徐州。
第二个时期从北宋初期至清咸丰五年。这一时期,丰县水事活动主要围绕治黄抗洪和农田除涝两个重点展开。
南宋绍熙五年,黄河在阳武决口侵泗夺淮入海,之后又多次决徙,致使县域内微地貌极为发育,河道淤塞,水系紊乱,水利工程淤废,旱不能灌,涝不能排,地下水位变化无常,渍害和土壤次生盐碱化日趋严重,生态环境和农业生产条件日趋恶化,原来种水稻的水田也就变成只能种植旱作杂粮的旱地,之后,丰县变成纯旱作杂粮区。
元(后)至正十一年(1351年)贾鲁奉命治理黄河,使黄河自黄陵岗向东仍于徐州汇泗水,堵决口,修北堤,河复故道,称为“贾鲁河”。自此,黄河仍以南流入涡、颍为主,称“大黄河”;以东流入泗为次,称“小黄河”。构成向南、向东分流局面。丰县处于大、小黄河的夹角间,境内受黄水威胁增大,治水愈显重要。
明弘治六年至八年(1493~1495年),朝廷为保障漕运,命刘大夏堵塞黄陵岗(山东曹县西南)的黄河决口,大筑太行堤,北岸西起胙城(河南延津县境)经丰境东至徐州,长360里,切断黄河北股,从此黄河水全部南流,造成泗水受全黄之水的局面。丰沛间黄患加重。
为保丰县城不受黄水侵害,嘉靖年间,县令裴爵倡修挡黄堤,据说堤有一丈高。后来黄河决口,而丰县城靠这道护城堤没有受到水灾的危害。
明嘉靖八年(1529年)六月,横贯单、丰、沛三县的140里长堤筑成。
明万历六年(1578年),潘季驯第三次被任命总理河漕事务,改变了前人“分其流,杀其势”的传统办法,采用“筑堤束水,以水攻沙”办法,大筑黄河两岸堤防,堵塞决口,大修黄河北岸的太行堤,使黄河分流为合流,归于一槽。因之在县内广征民夫,大办河料,加重了县人负担。正是这一时期,黄河主槽又逼近县南境,境内逐步变为黄泛区,也为1851年黄河在蟠龙集决口留下隐患,县人受黄害愈甚,治水工作尤为重要。
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潘季驯于徐州境内全面修筑遥堤和缕堤,并修月堤、格堤多处。丰境内的月堤和遥堤为是年修筑。
清代对治理黄河未有大的作为。清代状元李蟠在《廷制对策》(后称“状元卷”)中“河防“一文中精辟指出:“治理黄河之策在于疏其下流、兼治上流,且治其上流,则堤防不可以不固,顺其下流,则疏浚不可以不深。”在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的殿试中,深得康熙皇帝赏识,钦点其为头名状元。这也集中表达了丰县人深受黄河之害后的反思和见解,只可惜以后未见有实施的记载。
第三个时期,1855年黄河北徙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时期主要围绕建立新水系解决农田除涝和防洪筑堤两个重点开展治水。
现存古志书,对沟洫治理记载甚少,唯有清光绪甲午年(1894年)版《丰县志》刻本记载较详,其中可略见清代对农田水利治理的做法和政策之一斑。某官员向皇帝上书,“一县之干河,只能泄靠河附近之水,不能泄之水尚多,可督令民间自行开支河、小沟,以达与干沟沟通。百姓见水有出路,必然乐从”,“今幸河流通水,有出路,尚宜各自开挖沟洫,以备蓄泄,旱涝无虑。如有洼地,则开挑沟洫之土加筑圩围,砌起涵洞,随时蓄泄,以成圩田。地方官亲赴各地查看地势,如民开沟筑圩无力者,仍照乾隆十一年(1746年)河臣高斌所奏,准借银两,助其解决(民夫)饭食,勒限一年筑成之后,所借工本分三年还官”。清乾隆二十二年至二十三年(1757~1758年),知县卢世昌开疏潘家洼沟、八里堂沟、马庄寺沟、五营堤沟等十条沟洫。
1855年黄河北徒后,东西向排水河道被大沙河截断,境内形成的地面径流被迫自寻出路,沿中部洼地形成一条弯曲窄浅河流,无法排泄大量来水。清光绪《丰县志》载,同治四年(1865年)知县徐弼廷倡浚该河下游巩大庄北的东支河(即流经于口、张庙、刘寨、张埝的复新河段)。次年,被同仁戏称为“疯子”的知县王葆昌上任,他不怕丢官,动员僚属,征集民工,于同治六年(1867年)开挖该河的上游玉带河,从县境西南开始,经南部而后北折,过县城东关外,又经县城北门外泡桥(原泡桥以北称新河)蜿蜒向北,至县境北部,历时半年告成。当时名为“利民河”,后改称“新河”。
民国18年(1929年),县长王公玙在全县征工开挖新河,首先挖通毗连鱼台的下游5公里。新河全长近百里,县内泄水畅流,故改名“复新河”。稍后的民国22、24年(1933年、1935年)又两次分别对东支河(巩大庄至义河)、复新河南起陈楼北至十字河段疏浚。民国24年7、8月份,县长王述先先后两次组织民工突击修筑苏北大堤,完成姚楼河至义河间10华里,复新河西岸至渠阁村北20华里两段堤防,号称苏北大堤,与循沛县北境经龙固集向东南,沿微山湖西岸至张谷山的长堤相接(全长160华里)。
  新中国成立前的千百年,黄河改道给丰县水系的演变带来根本性的影响,加之人民与自然灾害的抗争,不仅使这一地域的形貌发生重大变化,而且酿就了独特的历史文化,永久滋润着丰县这块丰饶的土地。

附:丰县水利大事要览
秦 代
  始皇帝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 因土地肥沃,丰水(又称泡水、泡河等)流经,故建县前名“丰邑”,建县后名“丰县”。秦始皇浚秦沟垒秦梁。始皇东游于彭城泗水,夹岸积石一里,高五丈,谓之“秦梁”(在徐州市区北),凿丰县驼、岚二山,复浚其沟,名曰“秦沟”(在丰县华山北,已淤没),秦沟为丰县有史料记载的最早沟洫,是秦始皇东巡时为镇压王气,在岚山、驼山之阴而挖的大沟,谓之断“龙脉”。
汉 代
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 黄河在濮阳瓠子(今河南濮阳县西南)决口,河水汹涌南流,夺泗、淮入海,使梁、楚之地16个郡(今豫东、鲁西南、皖北和苏北一带)受灾。汉武帝命大臣汲黯等主持堵口,未成。丞相田蚡封地在黄河北岸,黄河决口南流,对田蚡有利,故反对堵口,故使黄河泛滥长达24年之久。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豁然醒悟后,派汲仁、郭昌征发数万军民堵塞决口,终于成功,梁楚16郡从水患中解脱出来。
永平十二年(69年) 由于“河、汴决坏”,汴水湮塞,漕运陷于停顿,东汉明帝决定由王景主持治水。当年四月,王景和王吴等人率领数十万人,开始大规模治水工程的施工,主要内容是“筑堤,理渠,绝水,立门,河、汴分流,复其旧迹”(《后汉书·王景传》),即:沿黄河两岸筑堤限制黄河南侵,同时在汴水上理渠、修建水门调节水量,使汴水安流入泗。汴泗再次成为江淮流域漕粮西运的主要通道。该工程历时一年,于次年四月完工。王景治河成效卓著,此后的800多年中,黄河主流一直处于稳流状态,未再改道。汴水流经丰县南部,于彭城入泗。其间,丰县农业生产得到较快发展。
两晋和南北朝时期
东晋元熙二年(420年) 黄河决口于滑州,至徐州与清河(即泗水)合流,丰县上黄水。
宋 代
建隆四年(963年) 黄水决堤,淹没县城。
天禧三年(1019年) 六月,黄河在滑州城西南决口,流至徐州与泗水汇合。受害州县达32个,丰县大水。
熙宁十年(1077年) 七月,黄河决口于澶州(今河南省濮阳县西南),北流断绝,河道南徙,淹没45个州县,30万顷农田。濮、济、郓、徐四州受灾特别厉害,徐州知州苏轼率全城军民抗洪70余日,获得胜利,保住了徐州城。丰县上黄水。
绍圣三年(1096年) 天大旱,杜县令亲自到龙雾桥祈雨,并重修龙雾桥和桥北的龙雾庙。
建炎二年(1128年) 冬,高宗赵构南逃。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留守杜充于滑县李固渡决开黄河,以水代兵阻止金兵南下,黄水自泗入淮,为黄河长期南泛入淮的开始。以后数十年间,黄河或决或塞,迁徙无定。
绍兴三十一年(金大定元年,1161年)  五月,黄河决口于曹县,丰县大水成灾。
淳熙十四年(金世宗大定二十七年,1187年)  大水使徐、沛、丰、铜、砀、金、鱼等44县受淹。
绍熙五年(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年) 黄河在阳武(今河南省原阳县)光禄村改道,其南支经延津、封丘、长垣、兰封、东明、曹县等地又入单、砀、丰、肖,于徐州夺泗入淮。金朝统治者对这次溃决改道非但不堵,反因势利导以宋为壑,致使黄河夺淮,黄淮合流,给沿黄地区带来深重灾难。
元 代
至正十一年(1351年) 贾鲁奉命治理黄河,率领20万之众,采取“疏、浚、塞并举”的方针和先疏旧河、堵小口、浚故道、固堤防、后堵大口的步骤。仅用半年时间就堵塞口门107处,疏浚河道280多里,修筑堤防770余里,使向北决口入会通河的黄河回到归德(今河南省商丘)、徐州故道。这一线称贾鲁故道。
明 代
弘治八年(1495年) 朝延为了保障漕运,命刘大夏堵塞黄陵岗(今山东曹县西南)的黄河决口,大筑太行堤,北岸西起胙城(今河南延津县境)东抵徐州,长360里,切断黄河北股,从此黄河水全部南流(直至1855年),造成泗受全黄之水局面。从丰县南部经过的黄河,给百姓带来巨大灾难。
嘉靖二年(1523年) 秋,黄河决沛县,塞运道,坏田庐,民多流亡。丰县亦大水。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 七月,黄河决沛县,淤运道200余里,徐州境内,方园百里,一片汪洋,浩淼无际,庐舍田禾,俱遭淹没,灾害空前,丰县上黄水。十一月,朝延急召潘季驯,命其为总理河道,协助工部尚书兼总理河漕朱衡治水,这是他一生四次出任总理河道的第一次。
隆庆三年(1569年) 七月,黄河决沛县,自考城、虞城、曹、单、丰、沛至徐州,坏田庐无数,垞城淤塞,漕船阻邳州。八月,潘季训第二次出任总理河道(兼提督军务),采取“筑近堤以束水流,筑遥堤以防溃决”的办法,征集5万民工,堵塞决口11处,先解除了水患,接着又修缕堤3万多丈,疏浚河道、恢复旧堤。重点是徐州至邳州段筑岸、缕堤。
万历六年(1578年) 三月,朝廷第三次起用潘季训,任命为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工部侍郎,总理河漕兼提督军务,潘用两年时间,对黄、淮、运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治,开新渠、疏河道、堵决口、修河堤,前后共筑石堤3300余丈,土堤102万多丈,堵大小决口139处等。黄河丰县段属整治范围。
万历十六年(1588年) 皇帝第四次任命潘季训为总理河槽,潘在南直隶(丰县当时隶属南直隶)、河南、山东等地,对旧有的27万多丈堤防闸坝,进行了彻底修固,又在黄河两岸大筑遥堤、缕堤、月堤和格堤,共长347万丈。这次大力度的治理,对恢复漕运和农业生产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丰县百姓受益。
崇祯四年(1631年) 九月,黄水冲开辛羊庙口及十七里铺口,丰县上黄水。
崇祯七年(1634年) 八月,黄河溢决,丰、肖大水。
崇祯九年(1636年) 三月,丰县淫雨,黄河决口,上大水。
清 代
顺治三年(1646年) 黄水冲开刘通口,水北流。
顺治四年(1647年) 黄河溢,余流自单入丰,注太行堤,深丈许。
乾隆七年(1742年) 春天暴雨一连数日,伤害麦苗。七月,黄河于丰县石林、黄村两处决口,其中石林决口冲成梁寨淹子。此次决口冲坏沛县堤,流入微山湖。
乾隆二十至二十二年(1755~1757年) 丰县连续三年水灾,加上沛县湖涨外流,贺堌、永安、丁兰等地,房屋漂没。乾隆二十二年九月,知县卢世昌组织民众开挖疏浚食城河、潘家洼沟。
嘉庆元年(1796年) 六月十九日,黄河决于丰县六堡高家庄,河堤浸塌,掣溜北走向,一由丰县清水河、食城河入沛;一由丰县遥堤北赵河分注昭阳、微山各湖,开蔺家坝放入荆山桥河。丰沛两县城内水深三、四尺不等。是年,黄河还决口于砀山庞家林,冲成两条平行且距离很近的水流,南面为遥堤河,北面称庞林河,后逐渐并流,称为苗城河。这次决口,黄水漫入丰境,县西、南、北三面皆大水,民谚说“冲开庞家林,淹了丰县人”。
咸丰五年(1855年) 春,黄河于河南省兰考县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改道北徙入海。从此,黄河夺淮的历史宣告结束。流经丰县南部的黄河变成黄河故道,又称废黄河。
光绪元年(1875年) 黄河决口于山东省郓城的候家林,向东南注入运河,昭阳湖水泛滥,涨溢至丰县北部。
(本文摘自《丰县水利志》)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