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微信号:James2595430997

 
 
 

日志

 
 

畏马如虎  

2011-12-21 15:23:22|  分类: 微音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畏马如虎

【原文】

  梁世士大夫,皆尚褒衣博带①,大冠高履②,出则车舆,入则扶侍,郊郭之内,无乘马者。周弘正③为宣城王④所爱,给一果下马⑤,常服御之,举朝以为放达⑥。至乃尚书郎乘马,则纠劾之。及侯景之乱⑦,肤脆骨柔,不堪行步,体羸气弱,不耐寒暑,坐死仓猝者,往往而然。建康⑧令王复性既儒雅,未尝乘骑,见马嘶歕陆梁,莫不震慑,乃谓人曰:“正是虎,何故名为马乎?”其风俗至此。

                                                   (选自南北朝·颜之推《颜氏家训·涉务篇》)

 【注释】

  ①褒衣博带:宽大的袍子和衣带。②高履:即高齿履。③周弘正:字思行,南朝学者,在梁,陈都做过官。④宣城王:简文帝的儿子萧大器。⑤果下马:在当时视为珍品的一种小马,只有三尺高,能在果树下行走,故名。⑥放达:这里是放纵不拘礼法的意思。⑦侯景之乱:梁武帝太清二年(548)北朝降将侯景叛乱,攻破建康,梁武帝被困而死。史称“侯景之乱。”⑧建康:即今南京。果下马(马体小可行果树下故名)该马残骸发现于满城中山王墓出土的文物中。原记有该马高三尺,在汉代度量中,一尺等于23厘米,所以此马的体高应为69厘米,比今天国外“米尼马”还低1厘米。1981年,中国农科院畜牧所王铁权研究员,在马种资源普查中,于广西靖西县,发现体高92.5厘米的成年矮母马。从个体到群体,在云、贵、川、陕等地也发现类似的矮马。

 【译文】

  梁朝的士大夫都爱好宽袍大带、大帽高履,外出乘车舆,回家靠僮仆服侍,在城郊以内,无人骑马。周弘正被宣城王宠爱,得到一匹果下马,经常骑着它外出,满朝官员都认为他过于放纵。至于像尚书郎这样的官员骑马,就会被人检举弹劾。到侯景之乱发生时,这些士大夫肌肤脆弱,筋骨柔嫩,不能步行;身体瘦弱、气血不足,不耐得寒暑,在仓猝变乱中坐以待毙的,往往是这些人,建康令王复,性格既温文尔雅,又从未骑过马,看到马嘶叫腾跃,无不感到震惊害怕,就对别人说:“这正是老虎,为什么要把它叫做马呢?”当时的风气竟到了如此地步。

 【点评】

 《颜氏家训》是我国南北朝时北齐文学家颜之推的传世代表作。他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处世哲学,写成《颜氏家训》一书告戒子孙。《颜氏家训》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内容丰富,体系宏大的家训,也是一部学术著作。成为了我国封建时代家教的集大成之作,被誉为“家教规范”。本文选自 《颜氏家训》卷四《涉务》篇,文章记叙了南朝梁代末年,贵族官僚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却极端脆弱、愚蠢而低能的生活状态。文章首先用浓彩烘托出一堆寄生虫的雍容华贵。他们脱离并鄙弃劳动,“褒衣博带,大冠高履”,“ 出则车舆,入则扶侍”,以此显示自己的高贵和风度。他们甚至忘记先辈是在马上征战天下,竟蔑视骑马,见有人骑马,便上书指责。文章接着将他们放入兵荒马乱之中,这些“肤脆骨柔,不堪行步,体羸气弱,不耐寒暑”的高贵者们,只好坐以待毙、死于马下。最后,作者抓住一个典型细节,王复闻马嘶,竟然说出“正是虎,何故名为马乎”这样可笑的话,突出了这群统治者们的愚昧无知。全文犹如一组漫画,以“马”为主线贯穿始终,生动描绘了当时的士大夫之流的腐败无能。作者借此说明,靠这种人治理的国家焉能不亡。而贵族世袭的官僚制度正是产生这种人的土壤。文章质朴,生动,事例典型,深刻,是一篇不可多得的散文。

   

唐诗有云:“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晋朝是一个等级分明的社会。中国从来都有等级制,但自从秦始皇之后,还从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象魏晋南北朝那样,等级制能如此僵硬,如此鲜明。说起来,晋朝的等级制划分很明确:士族和庶族。两者之间有难以逾越的鸿沟。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地位上士族都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东晋尤其是士族鼎盛的时代,士族牢牢把持了对国家的统治,这是中国历史上寡头制色彩最重的一个王朝。
      士族把各种“优美差使”都变成了自己这个寡头阶层独享的禁脔。朝廷的高官显职,被他们尽数扫入囊中。他们形成了一种世袭制度,子子孙孙地占据显要。严格的世袭制是儿子接替父亲的职位,一些古代帝国的封疆大吏就是这么干的。中国的春秋时代也是这种严格的世袭制。晋代还做不到如此彻底的贵族世袭体制。他们搞的是次等的世袭。80年代初中国就搞过类似的制度,父亲退休了,就可以把编制当作遗产留给儿子。晋代的士族的福气比后来的工人更好,他们不用退休儿子就可以有编制。职位固然不能世袭,但儿孙却可以顺利进入高层这个小圈子。在晋代,一代代的人衰老死去,高层的官员始终出身于这个世代相传的小圈子。

士族握有最高权力,垄断高级官职的时候,就把竞争机制从士族阶层里取消了。一个动物如果不需要奔跑捕食就可以得到充足食物,那么它的捕食能力一定会越来越弱,比方现在你抓兔子的能力就比不上猎豹,爬树的能力也比不上猩猩。这些士族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得到官职,他们的政治能力也就必然逐渐弱化,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南朝的颜之推对江南的士族做了如此评价:“他们对人情事务,完全不懂,做官不管事,管也确实管不了。只会穿博衣大带,用香料薰染衣服、脸上涂脂抹粉,出门坐车轿,走路还要人扶着。官员骑马甚至会被人弹劾。建康县官王复未曾骑过马,见马嘶鸣跳跃,大惊失色,对人道,这分明是老虎,你们怎么能亏心说它是马呢?碰上了动乱,这些雅致至极的士人肉柔骨脆,体瘦气弱,路也走不得,凉也受不得,唯一能干的就是穿着绮罗绸缎,怀揣金银珠宝,在路边等着饿死。”
    从马上征战的司马懿到不知道马数的王徽之,再到指马为虎的王复,是一个士族的衰落轨道。

 北非有个叫图阿雷格的游牧民族。法国殖民者曾经试图向他们提供教育,族内的贵族们对此大加嘲笑,反而把奴隶们送到学校。当殖民统治结束,法国人移交政权,新政府的成员全部是奴隶的后代。
  后来部落出现灾荒,国际救援组织千辛万苦把食物送到北非,却发现这些灾民对政府官员十分傲慢,也不动手自救。最后只好强制他们劳动,否则不发给食品。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